新发地建供应链仓储中心从集散功能向精准对接转变

发布时间:2022-09-08 04:32:25 来源:乐鱼知名足球入口 作者:乐鱼体育好用吗

  经过3个多月的筹备,北京新发地悠乐果供应链仓储中心本月底即将正式启动。这也是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转型中的一场变革——新发地市场逐渐从农产品批发业态的集散功能向精准对接转变。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说,供应链仓储中心是新发地十余年来探索电商发展的产物,“是时代发展的一个趋势”。

  供应链仓储中心可对接下游客商如超市采购、单位采购、社区团购的不同需求,提供农产品质量把控、二次分拣、精细化包装、物流配送等“一条龙”完美衔接,“这也是一个新的业态的崛起,它相当于一个转换器的作用,即将大宗农产品批发与客户精准化、多元化的需求进行匹配。”张玉玺说。

  8月29日,北京新发地市场,新发地电商服务中心负责打包分发直播带货的快递。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在新发地三农门附近的湖北厅(北京新发地全国名特优农产品展销中心)一楼,有24个地方特色馆,宁夏、吉林、黑龙江、新疆、湖北等地的特色农产品不用出京即可购买;在新发地国际果品交易区,进口水果从市民常见的车厘子、澳柑、火龙果、榴莲、红提、新奇士橙、菠萝蜜、奇异果、香蕉,到不常见的巴拿马凤梨、泰国土豪柚、比利时长柄梨等应有尽有。经过30余年的发展,新发地早已实现“走进新发地,吃遍全世界”。

  随着电商的蓬勃发展,农产品供销模式发生巨大变化。按照传统路径,农产品要从田间走到餐桌,至少要经过产地经纪人-农贸公司-销地农贸市场或批发商-商超、菜场-消费者等多个环节。而电商让农产品从田间直供餐桌成为现实,但同时也在考验供应链的能力。

  8月29日,北京新发地市场,新发地电商服务中心仓储区,工作人员正在介绍即将打包分发的水果。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张玉玺介绍,新发地从2010年开始启动电子交易中心建设,最初主要做大宗农产品的期货交易,及行情、价格发布。随着电商的不断发展,项目也在不断进行调整和转型,一方面探索鲜活农产品的线上销售;另一方面探索农产品销售的网络化。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鲜活农产品上行(即通过电商渠道销售),存在一些天然屏障。比如,土豆、大白菜,包括水果中的西瓜等农产品,很难克服低附加值和高流通成本的矛盾;同时,农产品为非标品,不同农户种出来的农产品,缺乏统一的商品化标准,也成为农产品上行的障碍。

  于是,新发地市场指导商户开始往标准化、规模化以及品牌化发展,一方面深耕产地直采,打通种养植、流通、销售等各个环节,打造产地直达餐桌最短路径;另一方面,一些批发大户与产地合作,建设新发地农产品基地、示范园,从种植开始进行品质把控,对食品供应全程把关,助力农产品标准化。

  新发地“荔枝大王”王慧东在很早就尝到了品牌化的“甜头”。王慧东从1985年开始做蔬菜批发,可以说是同行业做批发做得较早的,2005年左右,王慧东开始转行做水果批发,2005年秋季他去南方找水果资源,到江西发现,江西赣州的脐橙比湖北秭归的脐橙甜度要高,随后就将赣南脐橙引入到新发地批发销售。

  新疆的阿克苏苹果刚进入北京市场并不好卖,“当时的冷库储存技术不好,苹果不容易储存,被人称为‘病果’。”王慧东就和合伙人注册了“糖心脆”,利用在北京超市有专营销售柜台的优势,先尝后买把阿克苏苹果在北京的销路打开了。他还记得,2006年当时柚子在市场上批发都是用蛇皮袋子装,批发价卖0.7元/斤,他和在百盛卖游戏机的福建朋友,注册了“波蜜柚”,在福建柚子产区找生长在沙土地、朝阳坡地的柚子树收购,再精挑细选皮薄、水多、含糖高的蜜柚统一加工,每箱统一标准份量38斤,批发价3.5元/斤,“就是因为有了品牌,才真正改变了柚子的销售模式。”

  从2012年开始,王慧东注册了大量的品牌,比如正丰、圣原红、宏丰神农、好山好、果岭蜜等,尤其是“好山好”,后面可以缀任何产品,如好山好水、好山好果等。

  2012年,新发地“猕猴桃大王”徐柱注册了悠乐果品牌,并进行了广泛宣传。这一年,也被认为是新发地市场的“品牌元年”。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新发地市场已经有了多个业内有名的蔬果品牌,如悠乐果的水果、老李茄王的茄子、润福园的樱桃、永信恒昌的香蕉、丰润源的菜花,这些品牌在客户眼里,就是品质的保障。

  新发地市场在电商转型的尝试中,成立了电商孵化中心,除了招聘社会化的电商企业入驻,还帮助市场的交易大户进行线上转型。“目的就是要把线上经营这条路跑通,然后带动线下消费。”张玉玺说,如今,新发地一些经营大户,都有稳定的线上经营渠道。

  2019年,随着抖音、快手等直播经济快速发展,新发地市场也捕捉到这一信息,组建了新发地直播基地。通过专业的运营团队带着市场的经营大王、百强商户,探索直播经济。

  最初直播团队是在新发地三农门北侧的交易区支起两个红色的大帐篷,工作人员现场分拣商品,主播拿着水果对着手机展示、试吃。“刚开始我们直播的地方就六、七平方米。”直播平台负责人崔学伟介绍,他们的直播以市场商户供货的方式,由直播平台挑选产品,绝大部分商品是高端精品水果,价格只在批发价的基础上,小幅度加价。

  8月29日,北京新发地直播基地,员工正在直播推荐应季水果产品。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尝试直播的初期,为了吸引消费者,很多水果都是低价或是赠送,“比如我们进价十几块钱的水果,在直播平台上一元钱让利。”崔学伟说,尝试直播带货十个多月,订单从最开始每天十来单,增加到每天6000单以上,新发地直播间多次位列全网生鲜类直播账号前5名,销售额突破1亿元。

  去年10月中旬,设在新发地甘肃厅的直播基地正式启动,直播基地设有农特产品展示大厅,还有10个直播间,商户想直播可免费使用。张玉玺说,直播基地的运行,是作为传统批发市场转型的一个举措,“我们引导商户往线上新发地发展,希望未来线%。”

  “比如,攀枝花的芒果40斤一筐来到新发地,它很难跟下游的需求匹配上。”张玉玺说,这时迫在眉睫的需求就是把大宗的农产品进行二次分拣,同时进行品质把控、精细化包装。新发地悠乐果供应链仓储中心应运而生,“这也是我们推动线上销售的同时,带来一个新的业态。”

  张玉玺表示,过去新发地以批发为主,要求“走量”,承担的主要是农产品集散功能。受疫情影响,各地都在建立特需应急保供机制,再加上电商和专业运输的崛起,新发地的集散优势不再明显。而消费者对高品质、精细化的需求越来越高,新发地的转型也在逐渐“去中心化”,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从批发业态向服务转型。发挥农产品集散中心的优势,为下游的分销渠道做产品匹配。

  新发地“香蕉大王”张忠义最近忙着建“香蕉街”,做了20多年的香蕉生意,张忠义也开始向服务转型。“香蕉街”就位于新发地精品水果交易区,在这里,他建了专门的冷库销售区,相比以往的集装箱,更利于香蕉保存。同时还新建了第二代香蕉气调库,除了自己使用,也可出租给一些小的香蕉批发商。香蕉要长途运输必须采摘青果,但由于青果很难自熟,在香蕉上市之前,需要有一个催熟的过程。传统的香蕉催熟方法包括喷淋催熟剂、放置固体催熟剂,但香蕉属于后熟水果,在催熟过程中仍需要呼吸,传统方法不仅催熟过程长达八九天,还容易导致同一条香蕉不同部位成熟时间不一致。“这种香蕉外观上品相不一,商品性差,货架期短,且极容易产生黑点,在运输过程中稍有碰撞就会损伤。”张忠义说,新建的香蕉气调库催熟时间短,仅需4天左右,香蕉熟得均匀,品质也有了保障。

  新发地市场一手托着市场,一手托着种植,尤其是市场里的果蔬“大王”们,知道什么好卖,什么卖得出好价格。今年7月,密云区政府与北京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农业项目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打造首都优质农产品生产基地、拓展农产品销售渠道、探索“订单式”产销合作模式等8个方面携手,助力密云区乡村振兴,完善首都农产品保障体系。

  近日,新发地组织部分水果蔬菜“大王”组团来到密云区进行实地考察。在半城子村水果玉米基地和黄土坎梨园里,果蔬大王们从品种选择、田间施肥、采摘管理等方面,向种植户传授经验。

  密云区半城子村水果玉米基地,新发地“玉米大王”李忠跃(中)仔细查看田里的玉米。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除了各个“销售大王”与密云区农户对接,新发地市场还将利用自身商超、社区等中高端销售渠道,帮助密云销售区域内的优质高端农产品,实现产销对接。密云农业展销平台也将落户新发地,主要用来展示、销售密云本地生产的优质农产品。

  “农产品品牌建设不是单纯一个环节就能完成的,是需要从种植端到经销端共建的,最终才能实现对消费者的品质承诺。”张玉玺说,近年来,新发地在多地建立了农产品种植基地和示范园,持续推进农产品标准化、品牌化。强调建立可描述、可执行的农产品标准,比如西瓜要求糖度达到13度以上,才能采摘。在某个区域种植,根据农产品的成熟度,会规定严格的采摘时间,以保证品质。

  8月29日,北京新发地直播基地,产品展示区展示应季水果。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新发地在冀州建立茄子、西葫芦种植示范园,在种植前需要对当地的土壤、气候、水分等基础要素进行测评,符合标准才能开展合作。“只有满足市场需求的农产品,采收上市才能卖出好价钱。”张玉玺说,示范园种植全环节由新发地派出技术专家现场指导,按照标准种植出的农产品,市场商户负责兜底销售。同时示范园建设还能带动当地劳动力就业,对农民流转的土地进行分红。农民有了稳定的收入,产业也能在当地扎根,乡村振兴就有了希望。